cp洁癖严重
基本退出同人圈
给曦澄比心

© 木落雁南度
Powered by LOFTER

【追仪】除夕小记

讲真,我觉得白菜内部也可以拱一拱的【微笑

cp:思追×景仪

(私心带一句话曦澄、忘羡)

(感觉已经OOC到新境界……但是cp太冷只能自己割肉QAQ)

 

每年春节前后,是云深不知处为数不多的可以闹腾些的日子之一。

而今年,因为蓝忘机与魏无羡的事情已经天下皆知,所以魏无羡就直接到姑苏蓝氏来过年了,听说江宗主很生气,又扬言让魏无羡一年之内都别回去否则见面就放狗。

魏无羡知道后呵呵一笑,心道:你放啊,反正蓝湛在我还能怕了你了?还有,江晚吟,我觉得你和蓝大哥哥的苗头非常不对,非常,不对!

 

晚宴上,蓝思追作为被长辈们普遍看好的小辈,自然是有一番特殊的教导在等着的,一番训话下来,回到弟子席上时,同一桌的师兄弟已经风卷残云般地消灭了大部分食物,酒倒是没怎么动。

不过……蓝景仪你是怎么回事啊!你为什么会抱着一坛子酒在喝啊!当初看到含光君的醉态的时候,是谁发誓一辈子都不喝酒的啊!

蓝思追保持着微笑靠近蓝景仪,想把酒坛子抽出来——

失败。

 

……

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手劲这么大……

我们现在还住一间屋子*呢,你酒品到底怎么样……

蓝景仪,我真应该告诉你,这件事是能考验我们的友谊的……

 

之后,蓝思追都小心翼翼地盯着蓝景仪,生怕他突然跳起来发酒疯。不过幸好,蓝景仪一直都跟猫喝水似的*在喝酒,看来还是有点清醒的。但是,景仪怎么突然喝起酒来了?

同桌的师兄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看了看蓝景仪,嘿嘿笑道:“景仪师弟,你这幅呆呆愣愣的样子,莫不是有了心上人了?”

此话一出,一桌的人都注视起了蓝景仪。

不过蓝景仪此刻也已经“舔”了小半杯酒,往常机灵跳脱的模样全无,只是抱着一坛酒小口小口地喝着,偶尔抬头望一圈,看几眼蓝思追。这时听了师兄的问话,蓝景仪顿了顿,半晌才答:“没有啊……”

那师兄显然不信:“我记得你平日也不喝酒,怎么今晚一开席就见你抱着那坛酒了?这还不是借酒消愁?”

蓝景仪晕晕乎乎地听完,努力睁大眼睛看向那师兄:“真没有……嗝……就是……嗝……”话没说完,就双眼一闭向后栽去了。

周围人一惊,蓝思追及时反应过来,没让他后脑勺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。

不然就更傻了……

“景仪他什么都没吃,只喝了酒,没问题吧?”

“哈哈哈没事!你看他总共也就喝了多少啊,那哪能叫喝明明是舔,你就当他饿了一个晚上呗!”

“……”很有道理的样子。

 

当时也已经有不少弟子陆陆续续地离席,蓝思追想了想,景仪的酒品他实在是不敢保证,还是早点送回屋妥帖一点。于是他向身边的师兄说了一声,就扶着这个差不多快睡过去的人回去了。

 

忘记听谁说的,喝醉酒后不能立刻入睡。所以,蓝思追半拖半拽地把人拉回屋后,拍了拍他的脸。

“唔……思追?”

“恩,是我,你还好吧?”

“还……好……”

“你别睡,我去取冷水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 

结果等蓝思追端着盆回来时,蓝景仪跟小鸡啄米一样已经快睡着了。

蓝思追毫不犹豫地把毛巾沾了冷水,“啪——”地一下拍在了蓝景仪的脸上,冷得蓝景仪一个哆嗦,猛地瞪大双眼,清醒不少。

 

蓝景仪接过毛巾自己擦脸,蓝思追在一旁问道:“你今日是怎么了?竟然喝起酒来了?”

蓝景仪动作一顿,“额……这个……就是突然想喝啊……没什么原因的。”

蓝思追看着他,看见他目光游离,不愿意与他对视,便道“若你不想说便算了,我就是担心你喝醉了会做出什么意外的事情,惹得长辈们不悦。”

蓝景仪沉默半晌,才道:“明日,其他宗门就要过来拜访了吧?”

蓝思追有些莫名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蓝景仪捏了捏手中冰凉的毛巾,艰难开口道:“思追,你说实话,你是不是……”

 

等了半天也等不来下半句,蓝思追等得都笑了,“我怎样啊?你倒是说啊。”

蓝景仪闭上双眼,豁出去一般道:“你是不是喜欢金凌啊!”

 

……

 

“……你敢不敢当着金凌的面这么问?”蓝思追噎了半天,没好气地吐出这句话。

蓝景仪有些呆地看着他,“说实话,不敢。”

蓝思追是又好气又好笑,完全不明白这件事从何而起,竟然还惹得之前对酒敬而远之的蓝景仪抱着酒坛子开始……喝……?!

笑到一半的蓝思追似乎突然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

他看着面前还是有点呆的蓝景仪,若有所思。

 

蓝景仪见他不说话了,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心跟手上的毛巾一样拔凉拔凉的。而且有点委屈。

 

瞄了一眼蓝景仪,结果看见他眼眶都红了……

蓝思追:我今天真是见识了一个新的景仪。

 

蓝思追俯身,按住蓝景仪的肩膀,道:“你要是真的哭出来了,可千万别再喊金凌‘大小姐’了。”

蓝景仪:“……”

蓝思追:“你在烦恼明天会有其他宗族的人来拜访云深不知处,而金凌作为金家家主一定会来。”

蓝景仪:“……”你这样让我很慌,可以直接一点吗。

蓝思追:“为了这件事你喝酒了,而且刚刚还委屈地想哭,景仪,你真的不准备说点什么?”

蓝景仪:“……”为什么突然变成我说了?

蓝思追见他还是不说话,又笑着加了一句:“哦,你还问我喜不喜欢金凌。”

蓝景仪默了一会,开口的时候声音有点颤:“思追……我……我喜欢你……我们能试……试试吗……”

蓝思追轻轻呼出一口气,脸上浮起笑容,取过蓝景仪手里的毛巾略粗暴地擦了擦他的脸,回道:“好。其他的事,明天再说,你先睡吧。”

蓝景仪懵懵地点头,当真特别乖地躺下去睡了。

 

蓝思追端着盆关上门,心里还是有几分起伏的。

比如那位师兄开玩笑说景仪有心上人时,他还是有几分不开心的,他和景仪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,他真的不知道景仪什么时候有心上人了。

再有,景仪问他是不是喜欢金凌的时候,他却想起来,“大小姐”这个称呼是景仪最先开始叫的,顿时心上有些发涩,以为景仪喜欢上金凌,感觉白菜被……算了,猪有点过了……被拱了。

到后来理智一点,仔细一想,貌似,景仪喜欢的是他?那个瞬间,那种非常像吃了糖一样的感觉,他第一次体会到。

 

回屋的时候又不小心看见腻歪在一起的含光君和魏前辈……

蓝思追认真的想了想,如果没有含光君和魏前辈的话,他与景仪大概也不会向这个方向想……

 

第二天,蓝思追一如既往地比蓝景仪早起。他今日却是没有同往常一般做自己的事,一是因 正月初一至初三宗门不对弟子有任何要求,他们这三日是完全无事的,二是……

 

蓝景仪勉强睁开眼睛,翻了个身,就看到好整以暇地坐在桌边的蓝思追。

吓得立马就清醒了。

 

“思追,我昨天晚上说什么了……”

“恩?你不记得了?”

“……你能不能都忘了啊!!!那些话都是喝醉了的不能信啊!!!!”

“真的?”

“对!”

“这样……可是,你昨晚告白了,而且我答应了,你确定要我忘了?”

“……不,等等,你说什么?”

“……”微笑不语。

“那你还是别忘了……”

 

虽然最后一句话声调直线下降,但是门外正准备敲门的金凌还是听见了。

我生平第一次痛恨自己听觉这么灵敏。

还有,为什么我身边这么多断袖?!!!


* 私设蓝氏弟子两个人住一屋

* 猫喝水不是舔的……写的时候强迫症发作去搜了一下……挺高端的有兴趣的姑娘去搜一搜吧,挺可爱的www (不太好改我就没改了,跪

 

 

 

评论 ( 16 )
热度 ( 6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