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洁癖严重
基本退出同人圈
给曦澄比心

© 木落雁南度
Powered by LOFTER

补0601郑轩生贺

说个实话,于郑的部分好像有点少……前半部分喻黄抢镜……(其实就是喻黄吧

莫名其妙多出来好多剧情……因为大纲又被我吃了……

大家随意 T T

 

“一拜天地——”

“二拜高堂——”

“夫妻对拜——”

黄少天正笑嘻嘻地看着不远处的两位新人拜堂,突然就被身边的人戳了腰,使得他腰一软就差没直接倒在喻文州身上。左边喻文州询问地看了他一眼,他咬着牙摇了摇头,然后一把揪住卢瀚文,低声道:“你小子想干嘛!乱戳什么!!!”

卢瀚文显然也是忘了这时候黄少的腰不能随便戳,但还是慢慢地指向了一个角落。黄少天没好气地顺着那方向看去,恩?不就是一个穿着灰色衣裳的男人嘛,怎么你了啊?……等等,这不是赵公子吗!

卢瀚文见黄少天摆正了脸色,便知道他是反应过来了,于是附耳道:“岳小姐就在我右边坐着呢,那赵公子应该也看见她了,这什么情况?”

黄少天有些愣,转头就趴到了喻文州肩膀上,道:“文州,上面那个不是赵公子啊。”

喻文州一转头,黄少天的嘴唇就蹭过他的脸,他颇无奈地看了黄少天一眼,轻轻推开了压在自己肩膀上的人,道:“怎么?小卢看见什么了?”

黄少天又想起他眼睛的事,不爽的情绪一闪而过,道:“上面两位都不是正主,岳小姐在小卢旁边坐着,赵公子在角落里待着呢,这两人不在一起也是亏了,天造地设的一对。”

喻文州置于桌下的手捉住了黄少天紧握着的拳头,轻笑着说:“无事,那个新郎官,应该是于锋。”

“……于锋?从昆城一路打到金陵,现在就在广城的那个?”

“恩。初一下午,在客栈外面被郑轩撞到的那位。”

“恩???我记得他不长这样啊,易容了?不对啊,他一个用剑的汉子学什么易容啊!”

“应该是。”

“你说这小夫妻搞什么啊,我们郑轩这是和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拜堂了?郑轩还穿的是新娘喜服,诶等他回来我先笑一会。”

“……”

 

喜房里,侍女们都已经下去。

郑轩一把扯下闷在头上的红盖头,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脖子,开始对着镜子折腾头顶上的大家伙。

凤冠被取下时,郑轩着实是松了一口气,珠玉落在桌上的清脆声响还伴随着木门被推开的吱呀声。

于锋刚推开门,就看见一人散着长发几乎是瞬间就到了他面前,手中长针已经刺入他的脖子。他看着面前十分警觉的人,无奈道:“别动手啊,我方才和喻文州庄主谈过了。”

郑轩抬起眸子看了他一眼,手上动作却半分未变。

两人就此僵持。

 

卢瀚文刚踏上回廊就眼尖地瞄到这边的情形,吓得一个哆嗦直接冲了过来,大喊道:“郑轩前辈你手下留情啊!于锋可是刚被庄主招揽过来的!!!”

郑轩听到他吼这么一嗓子,眨了眨眼睛,没有半分不自在地撤回了针,还道:“算你运气好,今天这针上没毒。”于锋闻言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小伤口,不置可否。

 

“对了,我见他刚刚穿的是新郎的衣服?”

“恩,赵公子和岳小姐似乎都不愿结下这门亲事,黄少还笑他们想一块去了不如在一起算了。”

“庄主怎么说?”

“庄主和李远前辈还在谈,黄少在房外守着呢。”

 

李远走出来让门外的人进去,神色并不轻松。桌边的喻文州揉了揉眉心道:“这件事仅由蓝雨来管恐怕不行,我会联系张新杰他们。今天的婚宴还算有惊无险,近期内你们都别管了。”

黄少天脸色一个时辰内就没好看过,冷声道:“果然和南疆扯上关系了?”

喻文州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黄少天紧了紧握着剑的手,眸子里光的仿佛凝固住了一般。

李远率先走出屋子,余下的人互相看看,也都纷纷出去了。郑轩关上门时,隐约听到喻文州的一声叹息,还有一句“少天……”

 

看到庄主和各位长老回来的时候,梁易春错愕了好久。他们是初一下山的,今日分明才初八……而且山下也没有消息传来,怎么……出事了?

看见喻文州的手势,梁易春自觉上前,黄少天等人则径直向后山走去。梁易春这才看见,郑轩后面跟着一个眼生的人。

“这是于锋,昨日已入了蓝雨。于锋,这是蓝溪阁的掌事,梁易春。”

于锋对着梁易春抱了抱拳,梁易春忙跟着回了一个,又道:“我先让博远安排——”

“不必了,于锋就住在郑轩右边那屋,他在阁中职务也与郑轩相同即可。”

“是。”

 

梁易春招来一位巡逻弟子,命他带于锋去找郑轩。弟子领命而去,于锋也向二人拜别。

 

“这里便是郑轩长老的住所。这院中有两间屋子,东面那间是郑轩长老的,西面的是空出来的。”

“我知道了,多谢。”

“不必。弟子先退下了。”

“恩。”

 

于锋先推开的,是东面那间。

郑轩正在仔细地擦拭一把长剑,看见来人也没有太多的惊讶,哪怕这人又换了张脸。

于锋自觉地在他对面坐下,道:“庄主让我住在你隔壁,我就先过来和你熟悉一下。”

“别装了。你是于家的人,剑法还带着股戾气,若说是不带目的来蓝雨,还请你直接出去。”郑轩的回话竟是半分面子也不给。

“……”

“我也不怕和你挑明了,我少时是见过你的。”

“……你真的是郑家的后人?”

“你家大门边那棵树上有道匕首留下的划痕,是你幼时想偷溜出去却毫无办法,最后只得爬树,在险些掉下来时你将匕首插了进去。”

“……当真是你。”

“不过啊,我真没想到,你跳下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让我夸你厉害?!”郑轩抬头看他,脸色早已不是严肃而认真的神色,柔软而无奈的笑容让于锋呼吸一窒。

“阿轩,好久不见。”

“是好久不见,你这学武学的时间也太长了点?”

“我已经很努力地在学,但师傅一直不许我下山,直到……直到……”

郑轩安静地看着他,任凭沉默弥漫整个屋子,良久,才道:“伯父伯母的死,的确与方庄主有关系,但归根究底,在我。”

于锋猛地抬头,不敢置信地看着他。

“当时庄主给我的任务是杀了镖局总镖头,但因为一些意外,我将当时在场的客人也杀了。那客人,与杀手堂有些关系。我一开始并不知晓,庄主听我上述完任务后也没有责怪我。后来我回去探望父亲,又去看了看伯父伯母。当晚还未离开时,庄主竟亲自出现催我快走。但是,已经来不及了。”郑轩说着,深吸了一口气,下面的话,又是隔了好久才开口,“伯母听到庄外的声响,就直接到我屋里让我快走。我只得对她说,那群人就是来找我的……她显然也没想到,但还是说……说,让我从地道离开。”

“伯母说完就向外走,但还没走出门,又回头跟我说,让我藏到池塘下,天亮再离开。我并未答应,伯母就重新走回来劝我,然后,趁机点了我睡穴……我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。”

“山庄里没有活口留下,他们,还放了一把火。”

“对不起……于锋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于锋愣愣地看着郑轩。他从来都没有看到郑轩哭过,也不对,自从十岁之后他就只见过郑轩一面……郑轩加冠那一日他还是从山上偷偷跑下来,却只是在门外看到郑轩一眼就被眼尖的娘亲逮到了……娘亲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,训了他几句就要派人送他回山上,却在他临走时又说:“锋儿,你现在还是太弱小了,你们以后是要踏入江湖的,你知道江湖是什么地方吗……你们,都还不够强大……”他当时还颇不服气,师兄弟中他已经是最厉害的了,于是他赌气,未和娘亲说一句话就离开了。

却没想到,那竟是最后一面了……

 

郑轩还在哭,没有哭声,只是死死地握着游离不放,安安静静地流泪。

于锋走过去抱住了他,道:“我不怪你。我只是,想知道真相。我加入蓝雨,也是为了问一问方世镜,真相到底是什么。他们说,是郑家做的,我不信,所以我顺着线索从昆城找到金陵,再找到广城。别哭了,阿轩。”

 

郑轩回抱住他,虽渐渐不再哭,表情却仍是有些木然。

伯父伯母因为他……他小时候父亲很忙,都是拜托于家夫妻照顾他的,可他们却为了救他……

这些事情,在他心底压了太长时间了,他无法对任何一个人诉说,哪怕是曾经连生死都敢交付的喻文州,他把这些痛苦和哀恸还有无边的自责,全部都死死地压在心底,直到于锋出现。

 

在客栈外,他觉得被他撞到的人有些地方很熟悉,却又分明不认得那张脸,待那人走远他才想起,那个玉佩!

在赵家,他被闷在红盖头下什么也不能做,实在无聊的很,打了个哈欠之际竟是在新郎的腰侧又看见了那玉佩……

现在,在他的屋子里,虽然这人又是一张脸,可那玉佩实在扎他的眼。

 

“于锋,过些日子,我们回去看看。”

快清明了。

“恩……郑轩,你看着我。”

郑轩有些发愣,慢慢地对上于锋的眼睛。黑黑亮亮的,看起特别有干劲,哪像他……

“别自责了,我没怪你。而且,我想他们也不会怪你的。”

“……什么?”

“我娘,应该把你当儿媳妇看的。”说着把郑轩的头按进了自己怀里,道:“你加冠那日,我回去了。”

“……我没看见你。”

“恩,我就看见你站在石狮子旁边和你娘说话,然后就被我娘揪着耳朵拉回家了。”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“这个啊,不记得了。我也没干什么啊……”

“于锋,你刚刚说什么?”郑轩突然坐直了身体,表情也生动起来,不过原因好像是……

“……我说,”于锋凑近他,当额头相抵,肌肤相触的时候,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温度。

“我刚刚说,郑轩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

完。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