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p洁癖严重
基本退出同人圈
给曦澄比心

© 木落雁南度
Powered by LOFTER

【cp特别杂/有薛洋注意

【如果打扰了,对不起(想了想还是放在最前面好了……我怂T T

前面废话有点多,看不看都随意吧……

这篇可能也算不上什么同人……

有很奇怪的拉郎配!比如阿箐的cp纯粹是为了虐……(阿箐粉别打我QVQ

准备去弄晚饭的时候突然冒出来的东西,莫名其妙但是,摸出来的过程中把自己虐到了(我虐点低)……

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(×

把cp列一下好了,薛洋和宋岚都是喜欢晓星尘,晓星尘的话,有一点偏薛洋。有追凌,还有单箭头思追的景仪(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两cp能冷到这个地步,在拉郎配里都能算最冷了……因为我根本找不到粮……)忘羡肯定没拆,还有曦澄,一句话带过。(好像不止一句来着)主要是想写薛洋和景仪,我这个里面都是BE啦。

(上面两只实在不知道该打什么tag,索性就没打cp只打名字了

 

 

薛洋死了之后魂魄没散,但是却很微弱,仿佛连一个人走过能都将他吹散,但是,但是没有人可以看见他,哪怕是魏无羡和蓝忘机他们。

晓星尘沉睡了多久,薛洋就在那个锁灵囊边坐了多久。而后,当晓星尘和阿箐都醒来,宋岚与他们一起重新下山时,薛洋也是一直跟着。

他也觉得很奇怪,死了之后,他却不那么易怒,不那么嗜杀了……

只是每每宋岚与晓星尘接触亲密时,他又会愤怒地想杀人。

他想,他知道他怎么了……

他没有继续跟着晓星尘了,他回到了他的坟墓里。

没错,他的坟墓。

他的尸体被金光瑶派人带了回去,却不知道又被何人带了出来,还专门给他挖了个坟……

他回到自己坟墓里后,只是安安分分地睡着,却没想到又被人吵醒了。

——蓝景仪?!

这个小子当初也在义庄,算是有点印象,蠢的。不过,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难道是他?!

蓝景仪走过来,看到了坟墓有明显的被翻动的痕迹,颇为无语地说:“薛洋啊,这个坟可是连个名字都没有,怎么还有人来挖?你到底得罪多少人啊……明日我,我会和阿箐姑娘成婚。没错,阿箐姑娘。你的尸体也是她嘱咐我带出来的……”

阿箐?

“以后我没机会来了,索性一次说完吧,省得你做鬼也不安生。”

呵,照你们姑苏蓝氏的说法,弹个琴超个生之后入了轮回哪来这么多事?

“阿箐姑娘说,她变成鬼之后,你的事她都看的清清楚楚的,你是喜欢晓星尘道长的吧?可惜性格太恶劣,也根本不会喜欢人……”

喜欢?那是什么东西。哦,我可能比较喜欢糖,至于晓星尘……我又不是魏无羡那个断袖。

“她觉得晓星尘道长……!”

恩?怎么,这两个不是和你一道的?

“景仪?你跑到乱葬岗来干什么?”来人竟是蓝思追和金凌。

金凌皱眉看着蓝景仪面前的无名坟,表情不怎么好看。姑苏蓝氏能有什么人会葬在乱葬岗?

蓝景仪只有第一瞬的慌乱,此刻已经镇定自若地站了起来,浅笑道:“一个不怎么上得了台面的朋友,来看看而已。”

蓝思追微愣,仍是不赞同道:“泽芜君已公布让你担任下一位蓝家家主,以后断不可再来此地。”

蓝景仪仍是微笑,道:“行了,我不会像以前一样没分寸。不过,若你实在觉得我不适合,不如你去当这家主好了,反正我也是不愿的,而且,如此一来姑苏蓝氏和——”

“景仪!此话以后不必再说。”

“是是是,不说便是。那你二位可要白头到老啊哈哈!”

蓝景仪就这样大笑着走远,他仰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夜空,找不到一丝光亮。

蓝思追脸色有些难看,他实在是搞不懂蓝景仪今晚发什么疯,但他还是追喊了一句:“明日我与金凌有事不能参加婚宴,你和阿箐姑娘也要好好的!”

蓝景仪头也不回地继续前行,只是向后挥了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蓝思追见了,放下心来,与金凌一道离开了。

薛洋躺在坟墓里目睹了全过程,只觉好笑。

原本以为姑苏蓝氏与云梦江氏要集体联姻,比如说 那泽芜君竟然拐了三毒圣手江澄,不过薛洋也觉得这泽芜君也是挺胆大的,三毒圣手那鞭子紫电可不是好玩的哈哈哈哈!至于这小的嘛,不过是蓝思追与金凌了,当时也是在义庄看见过的,如今倒也不稀奇。倒是这蓝景仪有点意思,要与阿箐成婚?镇得住那臭丫头吗?还有啊,这口气,分明是对蓝思追有点意思吧,死扛着不说出口,啧,活该。

诶,对了,那小子刚刚说到哪了?

算了算了,反正跟他薛洋也没关系了。

想着,薛洋又睡着了,安静的模样实在是看不出他曾经的残暴嗜杀。

 

含光君与魏无羡如今还是常常遍游天下,遇难则帮,也恩爱得很。泽芜君早已从家主之位退下,在云梦的桃花坞住下了,江氏弟子说啊,宗主的脾气好多了呢!蓝思追则是跟着金凌回了金家,金凌这一肩膀担子可不轻。

去年蓝思追又见到蓝景仪了,两人之间如往昔一般融洽,可直到蓝景仪先走一步,蓝思追都在想,他与景仪终不再是当年少年了,也有了隔阂了。虽然有些难受,但他还是潇洒地笑了笑,金凌估计又要喊饿了,他得去准备点宵夜。

晓星尘再看见阿箐时,阿箐的孩子也五岁了,可爱的很。阿箐一直打趣他与宋岚,说你们到底是不是伴侣啊!晓星尘失笑答道:“别闹了,都这么多年了你还看不出来?我倒是想知道子琛的眼光有多高,什么姑娘才能入了他的眼。”他没看见身后宋岚复杂而深情的目光,也更没注意到阿箐一瞬的失神。“诶……看来你真的不喜欢宋岚道长啊……挺可惜的,你们在一起不也挺好?”晓星尘摇了摇头,温柔地看着阿箐道:“你现在过的很好就行了,蓝景仪倒是真不错。”阿箐闻言一僵,本想迅速转移话题,却不自觉问出:“道长,你还记得薛洋吗?”

此言一出,一片寂静。宋岚正欲拉开话题,便听到晓星尘说:“记得。他很喜欢和你抢糖。”

“……对!可讨厌了!当时我真想打他,欺负瞎子算什么!”

“噗……你可打不过他。”

“没事嘛!反正道长一定会帮我的!”

“好好好。”

又是小小的沉默,这回,阿箐掏出了一个浅蓝色的瓷瓶。

晓星尘有些困惑:“阿箐?”

阿箐抬手,笑道:“这是很……纯粹的一个魂魄,是一个……花精,我本想救他,他却没没能撑下来,那时候你正好传信回来,提到你们正在想办法稍稍修复一下之前意外受损的霜华,却因为需要魂魄,你觉得有些残忍,就不想修复了。这不是正好吗,我就给你带过来了。呃,我问过他了,他说就当报答我了。”

晓星尘还有些错愕,身后的宋岚已经开口:“当真是自愿的?”

阿箐白了他一眼到:“不信你自己问就是。”说着打开了瓷瓶,由着一个极浅到近乎透明的魂魄飘了出来。

宋岚有些犹豫,还是问道:“你,当真愿意舍弃轮回的机会,帮我们修复霜华?”

已经没有具体形态的魂魄懒懒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恩,我自愿的。那丫头没骗你们。”

宋岚松了一口气,赞赏地看了一眼阿箐。阿箐僵硬地笑了笑。

两人也不会注意到,晓星尘藏于长袖中的手,轻微地颤了颤。

“这个模样,当真是再也救不回来了,怎么伤成这样?”晓星尘一贯温和的嗓音响起,惊得阿箐猛地抬头,顿了顿,道:“他之前就受了重伤,我发现他的时候太迟了……而且他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

什么,都不记得了吗。

“好吧,阿箐,谢谢你。”

“没,没事啦!道长你这么客气我可是要生气的!”

“好好,不跟你客气。”

 

魂魄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,他只知道他毫无目的地飘了好久,直到遇上这个叫阿箐的女人。

他同意修复霜华也是真的,反正他什么都不记得了,继续“活着”也没什么意思,正好。

在魂魄渐渐与霜华相融的过程中,魂魄依稀想起了什么,却又看的不分明。

他是不是看到,刚刚,那个丫头走的时候,好像有点难过?

他想着,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叫晓星尘的,哦,还是这把剑的主人。

喂,我看你有点眼熟啊。

对了,那个女人看起来最起码三十多岁了吧,我怎么喊她丫头?!

……

迷迷糊糊的,他的意识也慢慢消散了,完完全全与霜华融为一体,完美的补上了霜华的缺口。

 

耳旁是宋岚爽快的笑声,可晓星尘只是安静地看着面前的霜华,仿佛,失去了拿起它的力气。

当然,最后他还是拿起霜华,他们今晚的夜猎难度似乎有点大。

夜还很长,人生也还很长。

晓星尘加入战斗前最后看了一眼夜空,星星很亮,很好看。

 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22 )